美国女囚以性换烟 美国最漂亮女囚犯自述监狱 美国女囚以性换烟食品

发表日期:2019-11-26 | 来源:春季养生小常识

  美国女囚以性换烟食品,美国最漂亮女囚犯自述监狱!近日,美国最大女子监狱罗维尔被媒体揭露,狱警将数百名女囚当作妓女,逼迫她们卖淫,狱吏还通过走私香烟和毒品挣钱。

  今年8月7日,美国媒体报道,有匿名团体对得克萨斯州沃勒县警察发出警告,号召美国人上街游行抗议司法不公。美国监狱丑闻及司法不公等问题再次引发关注,专家指出,这些痼疾可能在更大程度上加深美国社会的不公。

  今天,镜鉴为你推荐人民日报驻美国记者的一篇深度观察。

  人民日报北美中心分社记者 张朋辉

  1监狱丑闻频发引发社会对司法制度批评

  7月10日,非洲裔女子桑德拉・布兰德因涉嫌驾车违规变道,被白人警察拦下盘问。双方发生争执后,布兰德被捕入狱。7月13日,布兰德被发现死在狱中。狱方说,布兰德是用垃圾袋自缢身亡。

  这一说法遭布兰德的家人和朋友质疑,他们要求重新进行独立尸检,并要求司法部调查。布兰德家人还起诉狱警“肆意、无故”剥夺布兰德的合法权利,得克萨斯州公共安全厅、沃勒县政府、县治安官、狱警没有保护好犯人,也没有提供必要医疗救助。

  事发后,沃勒县执法部门承认,监狱在管理方面存在严重问题,包括未能按规定巡视等。得克萨斯州参议员罗伊斯・韦斯特在看过现场视频后表示:“桑德拉・布兰德根本不应被逮捕。”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评论说,布兰德的死激起了对美国警察制度的批评,美国发生的针对少数族裔的暴力事件应引起人们关注。

  莱德斯是美国最大的监狱之一,关押有9800名犯人,曾出现多起犯人非正常死亡事故。在司法部对这个监狱进行长达两年半的调查之后,发现该监狱存在大规模虐待,要求纽约市和司法部联合对此监狱的整改进行监督。

  除了虐待、滥用职权,有的监狱警察腐败问题触目惊心,甚至与犯人沆瀣一气。马里兰州州长拉里・霍根7月30日宣布关闭巴尔的摩一处臭名昭著的监狱,此监狱建于1859年,关押了1092名犯人,多年来腐败等丑闻不断,2013年曝出犯人与狱警串通、在监狱内进行走私违禁物品、洗钱等丑闻,甚至出现犯人在事实上“掌控”监狱的局面。黑帮分子塔隆・怀特“策反”了多名狱警,使其作为自己的代表从事有组织犯罪,在监狱内外明目张胆地实施洗钱、贩毒等违法活动。怀特将监狱变成了自己的城堡,购买豪车,要求警察效忠,甚至声称:“这是我的监狱。”http://www.hsmil.com/pages/145846276422224.html

  霍根说:“这是一座预先审判、搞有罪推定的监狱,很多无辜的人被迫在不人道的条件下生活。”霍根要求监狱尽早解散,重新安置狱警和囚犯,否则对犯人和狱警“都是危险的”。

  2服刑人数约占全球监狱服刑人数的25%

  目前,美国监狱关押人数达到226.68万人,占到成年人口的1%左右,为35个主要欧洲国家的犯人总和。这个数字是1970年的7倍,1980年的4倍。其中,60%的犯人是非洲裔和拉丁裔,只有30%是白人。被判缓刑和控制癫痫病最有效的药物是什么假释的人数超过480万。

  据统计,在美国监狱中服刑的人数约占全球监狱服刑人数的25%,而美国人口仅占全球人口的5%。2015年,美国司法部用在联邦监狱系统上的支出高达84亿美元。

  庞大的羁押人数下是种族歧视和司法不公的阴影。8月8日,宾夕法尼亚州司法部长凯思琳・凯恩因泄密等被传讯,几天前得克萨斯州司法部长肯・帕克斯顿因证券欺诈接受审判,从一个侧面暴露出司法系统的混乱与腐败。8月5日,亚拉巴马州第十一巡回上诉法庭,判定印第安人囚犯留长发不违反宪法,再次揭开了该州以安全名义强迫对印第安人的宗教信仰和传统进行亵渎、侵害的丑闻。

  目前,非洲裔人口占全美的13%,但在被关押人口中却占60%,比例严重扭曲。美国进步中心的一份报告预测,在2001年出生的非洲裔男子,每3人中就有1人在某个时刻被监禁,每6个拉美裔男子就有1人被监禁。同时,平均每18个黑人妇女就有1人曾被监禁,拉丁裔和白人妇女被监禁的几率分别为1/45和 1/111。同等罪行,法官在量刑时,常常判处非洲裔更高刑期。美国判决委员会的数据显示,在2007年至2011年,黑人刑期比白人高19.5%。

  种族偏见与司法不公的阴影在儿时已经种下,少数族裔青年占被判刑和监禁总人数的67%,是其人口比例的两倍。被监禁的在校学生中有70%是非洲裔和拉丁裔,非洲裔被学校开除的几率是白人的3倍以上。

  此外,美国有590万人因重罪被剥夺选举权,其中多数是非洲裔,每13个非洲裔就有1人被剥夺选举权,在佛罗里达、肯塔基、弗吉尼亚等州,每5个非洲裔中就有1人因犯罪被剥夺选举权。

  3执法不公和过度执法造成新的社会不公

  大规模的羁押背后是黑人社区犯罪率居高不下。在今年8月第一个周末,巴尔的摩非洲裔社区发生多起枪杀案,造成2人死亡,9人受伤。今年5月以来,巴尔的摩枪杀案数量居高不下,每月都有几十人死亡。

  有专家认为,没有理论和证据显示,加大惩罚力度能够显著降低犯罪率,而针对非洲裔等少数族裔的执法不公和过度执法现象又给就业、教育等带来新的不公。有关司法和监狱制度改革的政策在美国争执不休,在意识形态和党派争斗的阴影下,得不到严肃的讨论。社区建设、贫困、教育等更深层次的问题解决起来困难重重。

  美国进步中心高级研究员托德・考克斯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美国有7000万至1亿人有犯罪记录,占到全国人口的近1/3,这对公共福利、教育、就业等机会平等都有很大影响,都可能成为贫困等社会问题的原因,也会是种族不平等的诱因之一。减少数目庞大的监禁、过度审判,消除对有犯罪记录者的歧视,进行真正的监狱和司法制度改革,还有很多工作要做。

  美国最大的女子监狱罗维尔位于佛罗里达州中部,背靠连绵青山,依傍良马牧场,一片温馨的田园风光。然而高墙之内,远不是它看上去的模样。

  《迈阿密先驱报》在过去一年里,采访了三十多位曾在或正在罗维尔服刑的女囚,查阅了过去四年的犯人投诉记录,以及过去10年里针痫症开颅手术治疗对罗维尔狱警、教员、牧师和医务人员不当行为的指控资料,发现腐败、折磨和性交易充斥着罗维尔的每一个角落,从浴室到小教堂,从厨房到禁闭室……

  “他们是上帝,我们是动物”

  现年25岁的凯茜・霍奇替人顶包被判携毒罪入狱3年。她来到罗维尔的第一天就领教了这里令人作呕的监狱文化。一番例行检查后,狱警让她摘下左眼珠,查看里面是否藏有东西。霍奇16岁时遭遇事故,左眼在法律上被认定为失明。当她取下假眼珠时,狱警们突然一阵躁动,有的狂笑不止,故意从椅子上跌落下来,有的假装受惊,夸张地做呕吐状。霍奇吓坏了,感觉自己像一个小孩被一遍遍凌辱。

  霍奇的遭遇在罗维尔实在太平常了。《迈阿密先驱报》报道称,囚犯的投诉中,类似记录不计其数。变着法子侮辱囚犯是狱警们最大的乐趣,比如逼她们学鸭子叫,或像狗熊一样从食堂爬回牢房。曾在罗维尔服刑的金吉儿・乌尔曼如此讲述狱警们的为所欲为:“他们过来拷上你,说:‘你的随身物品里搜到了刀片。’你说:‘那不是我的。’他们回答:‘哦,那现在是了。’或者,他们说;‘嘿,你向我吐唾沫了。’我说:‘瞎说!’他们就会反咬一口;‘你攻击我了知道吗?你就等着在禁闭室里呆上一年半载吧,除非我叫你做什么就做什么。’”

  折磨像霍奇这样有生理缺陷的女囚,工作人员乐此不疲。一名盲女曾被勒令在众犯人面前“朗读”《圣经》,读不出来就遭耻笑。帕蒂・埃尔德立克的面部烧伤,不能长时间暴露在阳光下,但她花了一年多时间才从监狱医院拿到“不晒太阳”的许可,此前,她每天不得不暴晒好几个小时。另一名女囚腿部残疾,已经获得“不可站立”的医院证明,可狱警们对此根本无视,依然让她长久站着。

  不是可以投诉吗?啊哈,千万别提这茬。《迈阿密先驱报》的调查显示,几乎每一个投诉的囚犯都被送进了禁闭室,美其名曰是“为了她的安全”。禁闭室只有10平方米见方,什么都没有。一旦进去了,就很少有机会洗澡,没有换洗衣服,拿不到处方药,不能见家人……总之,各种受限。

  “他们(官员们)自视为上帝,”霍奇说,“在他们眼里,我们什么都不是,就是动物。”

  “动物”,大概是女囚们最普遍的“自我认同”。一名在罗维尔服刑25年的女囚说:“我在这里的境遇就是动物……我们不再是女人,我们是他们靴子上刮下来的一坨屎。”

  无处不在的侮辱

  对于女囚来说,最大的侮辱来自于性虐待。调查显示,罗维尔的官员们,无论男女,都有利用职权强迫囚犯与自己发生性关系,或做出不雅举止。从女囚的投诉中可见,这种不当性行为发生在监狱的各个角落:浴室、更衣间、洗衣房、办公室……有的官员深更半夜直接闯入牢房,把女囚带到监狱的偏僻地方……用监狱所在地马里恩县州检察官首席助理里克・里吉维的话说,罗维尔“就像一家妓院”。

  佛罗里达州劳教局资料显示,2013年至2015年9月,罗维尔共有137桩针对工作人员不当性行为的指控和14桩针对工作人员对囚犯的性骚扰指控。

  但是,正如前文所述,投诉是没有用的。检察官说癫痫病是否遗传,如果没有DNA或录像等确凿证据,要证明监狱官员行为不当根本不可能。在罗维尔监狱,除禁闭室外,几乎哪儿都没有安装监视设备。即便有目击证人,出于压力,也只能保持沉默。一名在押囚犯对记者说:“我多么希望能大声说出来,将人们从地狱中拯救出来,但我不会拿我的理性冒险。”

  大多数女囚会屈从,因为她们感到别无选择。有些人视之为一种“生存之道”:满足官员的需求,不仅让她们免于惩罚,而且能换来肥皂、卫生巾、香烟、毒品、金钱等“奖励”,获得自由世界里的食物如奶酪汉堡。“性”,是她们能与狱警讨价还价的唯一商品。于是,有些案情看起来,很像是“两情相悦”。

  乌尔曼在罗维尔监狱算是混的不错的,她2013年出狱时带走了3年刑期内挣的6000美元――主要通过跟寂寞男囚通信、买卖违禁品、和狱警发生性关系赚取。她对记者说的这番话很有代表性:“我的‘男友’会给我香烟。尽管我恨他,无法忍受他,每次都痛哭,但没有人会说出来……如果我被关进禁闭室,我会失去财产,不能给家里打电话。这是一个‘双输’的结局,所以没人会说出来……而且没人会相信你。”

  她接着愤愤道:“我们是猎物。和他们比,就好像一头狮子和一群羚羊。”

   “监狱前监察员与污点官员关系很铁”

  囚犯能从监狱黑市赚到钱,官员就更不用说了。香烟,是这里另一种货币,一条能赚上千美元。

  账是这样算的:一支香烟卖10美元,一包就是200美元;一条10包,就是2000美元。牌子不同,有时候赚得更多。有人把一支烟拆了,重新卷成6到8支,每支卖4到5美元。

  官员为女囚走私香烟,这是公开的秘密。一名不愿透露姓名的在职官员如此描述交易过程:“周二,一名官员给一名女囚送来奶酪汉堡;周三,这名官员到女囚室,与女囚发生关系;周四,女囚得到这一周的香烟;周五,女囚卖掉香烟,买来女性用品。”除了香烟,官员们还走私毒品和处方药赚外快。

  食品也是稀缺商品。卫生部门前两年的检测报告显示,囚室和食堂都存在寄生虫。去年夏天,有两人因向监狱系统提供变质肉类而获刑,此案涉及数百万美元的回扣。监狱厨房工作人员称,他们得到指示,通过涂抹大量蒜泥来掩盖腐肉的臭味。一名曾在厨房帮厨的女囚说,她的任务常常是从食物中清除蟑螂。

  因为担心吃食堂饭菜生病,女囚们不得不绞尽脑汁进行非法交易,挣钱购买监狱小店里的食品。前面那名不愿透露姓名的官员称,违禁品交易在罗维尔每天都在进行,“时时刻刻”。

  对于眼皮底下发生的这一切,监狱前监察员安吉丽克・穆娜林心知肚明,但就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她几乎在罗维尔监狱工作了一辈子,职责是调查监狱里发生的一切违规行为。曾在此服刑的克里斯蒂・哈珀说,她多次向穆娜林报告女囚和狱警间的非法交易,甚至明确告诉其时间、地点,她只要去看一眼就能抓个现行,“但她无动于衷”。

  “她和所有污点官员都关系很铁,因为他们是同学,出生在同一个县,从小一起长大。”哈珀说。穆娜林接手的投诉案件不是被定为“查无实据”,就是“西安那家医院治疗癫痫效果好交由监狱长”处理,自然也就不了了之了。

  去年1月,佛罗里达州劳改局换了领导,下决心让罗维尔监狱改头换面。新监狱长安吉拉・戈登说,其实监狱的状况不像囚犯们控诉的那么糟,“她们就爱撒谎”。不过,她已经采取措施治理整顿,一切正在步入正轨。“我让每一名官员每天都对着镜子自问:‘我是否尽职了?’”戈登说。

  可受访的女囚,包括戈登走马上任后出狱的囚犯,并不认可新监狱长的评判。她们说,暴力、虐待、腐败仍在继续。热播美剧《女子监狱》为观众呈现了一个充满罪恶的女子联邦监狱。而看过此剧的罗维尔女囚却称,与现实中的罗维尔监狱相比,剧中的虚拟监狱简直就像一个充满温情的“乡村女子俱乐部”。

  香烟、毒品、皮条客

  《迈阿密先驱报》的网站上刊出专题报道,揭开了罗维尔监狱掩盖住的黑暗。

  警察也可以在监狱的黑市里赚到大钱。香烟,这个在监狱除了性之外的另一个主要货币形式,一根可以卖到10美元,一包可以得到200美元。一根烟甚至还可以分成六到八部分,而每一部分都能卖到4到5美元。

  狱警允许在监狱里吸烟,他们会为了女人把香烟带进来。一位不愿表明身份的官员称:“周二,一名狱警给了一个犯人芝士汉堡;周三,这名狱警得到了口交服务;周四,犯人得到了她的香烟;周五,她把香烟卖掉,获得现金。这样她就可以买来卫生纸、卫生巾。”

  佛罗里达的狱警轮班工作12个小时,每年可赚得30807.92美元,这笔工资在八年内从未增长。大部分有经验的管理人员都转到待遇更好的单位,留下来的多半是没有经验的监所人员,他们中不少人选择了依靠走私赚钱。除了香烟,这些官员还会走私毒品和处方药。

  而参与走私的不仅仅是他们。

  奥尔德里奇,三年来一直在罗维尔监狱出售处方药。

  她的脸在一次事故中被烧毁,不能在阳光下呆很久。“我花了一年多的时间才得到医疗部门允许,不必去晒太阳,之前我不得不每天站在阳光下几个小时。”她说,“还有一位残疾人狱友尽管有着‘不必站立’的许可,但仍然站在那里。除非你有一些特殊渠道,否则只能把投诉放在一个食堂的盒子里。”

  哈珀的祖母和母亲是德克萨斯州的狱警,她知道她需要到达监狱囚犯等级中的顶部,还要与一些老弱者和不怎么有吸引力的犯人保持距离,因为他们不得不忍受狱警们最差的对待。这让年轻、漂亮的女性更受欢迎。

  “这种文化使女犯人们结合成了一个非常恶劣的团体。”美国公民自由联盟的阿卜杜说,“一个女人与狱警发生性关系,会帮忙让其他狱友的需求也能得到满足。所以在罗维尔有一个系统,其他女人甚至鼓励女性参与这样的行为。”

  哈珀承认她曾充当“皮条客”,为想要性的狱警和需要东西的犯人提供“帮助”。

  朱莉・范杜森则称:“我没有漂亮的头发,我也不想去求谁。看看其他人,他们有新制服、T恤、袜子、毛巾、内衣,但如果你不受欢迎,不漂亮,又不想去做什么,那么你什么都得不到。”

 相关文章

相关养生